加载中...

热门搜索

移动加权PK加权平均 效率与公平的权衡

  • 2009-8-8
  • 来源:证券时报
  • 网友评论( 条)
  • 进入论坛
根据《虚假陈述》司法解释第31、 32条相关规定,在计算投资差额损失时,单笔买进卖出股票并不涉及买入平均价格的计算。但在司法实践中,投资人买卖股票大都比较频繁。那么,在实施日及以后至揭露日或更正日之前,投资者有多次买进卖出股票的情况下,应采用什么计算方法确定股票买入平均价格,才能兼顾效率与公平?
两种方法孰优孰劣
一般来说,目前较常采用的计算方法有两种。首先,移动加权平均法。在实施日之后至揭露日或更正日之前,每次买入股票后,都以投资人新买进的股票数量与在此之前持有的数量之和为权数,根据总持仓成本重新计算新的买入价格。简单说,就是用本次买入股票成本加原来的持仓成本,除以本次买进数量加原有持仓数量。在每次卖出股票时,都必须计算出当前持仓的加权平均价格。采用该方法的案件,例如青岛中院审结的东方电子案。
第二,加权平均法。在实施日之后至揭露日或更正日之前,以每次买入股票价格和数量计算出投资人买入股票总成本,减去投资人这期间所有已卖出股票收回资金的余额,除以投资人尚持有股票数量,则为该投资人的平均买进价格。采用该方法的案件,例如,杭州中院审结的杭萧钢构案、广州中院审结的ST科龙案等。
举个例子,某投资人在实施日至揭露日期间,买入股票3次、卖出1次。第一次以10元/股,买入100股;第二次以15元/股,买入股票200股;几天后,以12元卖出100股;第三次以20元/股,买入300股;在揭露日至基准日期间,以8元/股卖出剩余500股。那么,股票买入平均价格是多少,投资差额损失如何计算。
首先,用移动加权平均法。第一次加权平均 [(100×10)+(200×15)]÷300=13.33元/股;卖出100股×12元/股后,还剩下200股×13.33元/股;第二次加权平均 [(200×13.33)+(300×20)] ÷500=17.33元/股,买入平均价格:17.33元/股;投资差额损失:(17.33-8)×500=4665元。
第二,用加权平均法。买入平均价格:[(100×10)+(200×15)+(300×20)-(100×12)] ÷500=17.6元/股;投资差额损失为(17.6-8)×500=4800元。通过比较可以看出,这两种方法不但计算步骤、繁简程度存在差别。而且,计算结果也完全不同。在投资人买卖股票数量较大、股价变动较大、买卖次数频繁的情况下,采用不同方法计算出来的投资差额损失,必然存在较大金额差异,直接影响到判决或调解如何确定赔付金额。
加权平均法是大势所趋
在东方电子案中,最先提议移动加权平均法的顾文江律师。他认为,该方法虽然计算烦琐复杂、工作量大,需逐笔逐一对应计算,但卖出股票的成本是以此前买入股票的加权平均价格来确定,并且每买一次都会重新计算平均价格,因此,卖出股票的成本确定最合理,买入平均价格的计算最精确。这一观点被青岛中院采纳。
不过,笔者认为,采用移动加权平均法计算买入平均价格不符合司法解释的立法本意,该方法不但给原告及其代理律师增加了工作量,而且被告及审理法院也将因此增加繁重的工作量。虽然东方电子案通过专业计算软件解决了计算烦琐复杂、工作量大的难题,但是,这起原告人数近7000名的证券赔偿大案选择移动加权平均法并不具有示范意义,因为大部分原告及代理律师没有、也不可能在诉前专门设计专业计算软件。各地法院在原告只有几十人、几百人的情况下,显然不可能投入巨资研发专业计算软件。事实上,在青岛中院之后,各地法院在审理虚假陈述赔偿案件时均未研发、采用专业计算软件。
因此,笔者看来,为追求所谓的最精确、最合理的计算结果选择移动加权平均法,不但耗费巨大司法成本,造成工作效率低下,而且有违司法解释本意,选择简便易行的方法才是大势所趋。
兼顾效率 相对公平
笔者认为,买入平均价格应采用加权平均法。首先,该方法计算简单、便于操作;其次,《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案件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》编者在第315页阐述的观点符合加权平均法;第三,该方法是以符合因果关系的所有股票交易盈亏来统计持仓成本,计算结果更接近投资人的实际损失,符合投资者交易规律和交易习惯;第四,该方法兼顾效率,相对公平。
需要强调的是,上文提到的加权平均法计算原理,来源于会计定义的“全月一次加权平均法”,但不局限于“全月”,而是以实施日之后至揭露日或更正日之前作为计算周期。在计算平均买入价格时,之所以采用“加权平均法”定义,是因为《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》、《企业会计准则第1号——存货》均规定了“加权平均法”。
笔者认为,各地法院在调解中确定的平均买入价格计算方法,基本代表了各自在判决时的倾向性意见,因此,各地法院对平均买入价格的计算方法必须尽快统一、明确。否则,同一案件在不同法院判决或调解认定的损失结果相差很大,将导致法院虚假陈述案件调解或判决公信力降低。单从这一点而言,修改《虚假陈述》司法解释第31、32条时机也已成熟。
笔者认为,在计算投资差额损失时,证券买入平均价格应采用“加权平均法”,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及时修改《虚假陈述》司法解释第31、32条,修改意见为,第31条增加一款“买入证券平均价格采用加权平均法计算”。或者,最高人民法院以个案批复形式明确“买入证券平均价格采用加权平均法计算”。
2003年2月1日,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》(以下简称《虚假陈述》司法解释)正式施行。此后,各地法院先后审结了“东方电子案”、“大庆联谊案”、“杭萧钢构案”、“ST科龙案”等数起证券虚假陈述赔偿案件。
在这些案件的审理、调解过程中,由于《虚假陈述》司法解释对投资差额损失计算仅作原则性规定,对证券买入平均价格未进一步明确计算方法,导致原、被告双方产生重大争议,各地法院在调解或判决中最终采用的计算方法并不一致。

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

网友评论

  •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...

加载评论中...
  • 沪市
  • 深市
  • 沪B
  • 深B
  • 沪深300

  

沪指

公司报道 业绩告示
研究报告 沪市公告
市场传闻 停牌提示

启明星level-2行情

上涨--家下跌--家平盘--家

  • 热门推荐
  • 我的自选股
股票名称 涨跌幅 当前价格 涨跌额 所属板块
- - - - -
- - - - -
- - - - -
- - - - -
- - - - -
- - - - -
- - - - -
- - - - -
- - - - -
- - - - -
- - - - -
  • 个股点评
更多
  • 限售解禁情况
股票名称 解禁日 解禁市值(万) 批次
- - - -
- - - -
- - - -
- - - -
- - - -
- - - -

投资大师 基础知识 交易入门 投资技巧 法律法规